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都是夜歸人 | 21st May 2009, 23:14 | 眾裡尋她千百度 | (444 Reads)

自從在1998年買下盛本真理子寫真集-《Pandora》後,由於裡面的相片大都像是從未見過,便此便將之前從互聯網下載的相片重溫一遍,卻發現其中一輯相片是以"Last Chapter"命名。心想這輯相片定是出自另一本自己沒有買下的寫真集-《終章》(詳見《第壹本盛本真理子の寫真集》一文),而當中更不乏「露毛」的相片。事後返回同一家書店,不幸地,這本《終章》已從書架上消失。自此之後,除了繼續在互聯網上搜尋盛本的相片及消息外,還會不時到書店看看。雖然偶爾還會看到有《Pandora》出售,但是始終都是找不到當年沒有賣下的《終章》,更不用說是她其他的寫真集。一直苦無結果,卻無阻我搜尋盛本寫真集的決心。卒之到了1999年初,心中想著到書店碰碰運氣,卻在書架上看到她的寫真集-《Last Album》。

起初滿心歡喜,以為是找到盛本昔日的寫真集時,拿上手打量一下之後,才發覺封面及封底的相片都不像是之前見過的(雖然從互聯網下載的相片極少會包括寫真集的封面及封底,但總也有類似的相片)。自己不禁猜疑:「難不成這是全新推出的寫真集?」我這個時候已心知盛本早在1997年宣佈引退,也管不了這麼多,一樣是照買無誤!emotion

老實說,第一眼看到這本《Last Album》,完全沒有察覺封面上的就是盛本。幸而從封面上瞥見她的芳名,才不致與她「擦身而過」。再仔細一看封面上那幀矇矇矓矓的相片,內心還是有點困惑。即使可以從封面上找到她的芳名,我卻想這會否是另一位同名同姓的日本女優。幸而封底上的相片,儘管跟自己以往所見的盛本有點分別,但也能夠肯定是同一人。這時才放下心頭大石,拿寫真集到收銀處去付鈔。emotion

回到家中打開寫真集,從裡面的標籤得知這本寫真集確實是剛出版不久。滿心期待可以由盛本新鮮出爐的寫真集,欣賞她「全新」的裸體(從互聯網下載的相片,少說也是數年前拍攝的)。沒想翻開寫真集不到數頁,結果竟是令人如廝沮喪。再看畢整本寫真集後,除了感慨歲月摧人外,便只餘下盛本早年的倩影長留心中。emotion

盛本真理子寫真集-《Last Album》,封面上的相片跟已往見到的她簡直是般若兩人。
盛本真理子寫真集-《Last Album》,封面上的相片跟已往見到的她簡直是般若兩人。